连枝不爱荔枝

沉默是词不达意的想念/
私信已关/墙头多/没有心
微博@吃肉肉拉拉拉/
文章一律不开放转载/

【博君一肖】睡粉这件小事01

*表面乖巧后辈演员博/被吃的死死的前辈演员战
*快节奏恋爱

01

肖战醒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屁股痛,然后第二反应是全身被车碾压过的痛和酸,好像是昨天晚上在庆功宴上喝多了酒,被人捞回来之后好像也没在路上大发酒疯,而是安安静静的进了房间,然后呢然后呢?想不起来了?

没错,肖战这才意识到自己喝断片了,喝的神魂飘走,喝的爹妈都不认识了,他揉着自己的腰坐了起来,跟被妖精吸走了魂似的,使劲甩了甩自己的头,意识慢慢聚拢了起来。

肖战像平时在家里一样,手往身边这么一搭,搭到的不是酒店的床单,而是一个男人的硬邦邦的胸膛。

肖战“啊”的惊呼一声,跟碰见了鬼似的艰难的转过头去,低眸看着自己的手搭的一个奇怪的男人的硬邦邦的胸膛上,他看见这硬邦邦的胸膛上还满是红点,脖子上更是惨烈。

不过好歹胸前浅浅的起伏显示着这个男人还活着,肖战松了口气。

肖战猛的把手扯回来,放到自己胸前虔诚的来了一句罪过。

罪过,他居然被人给睡了,不对,还是得算他睡了别人,这面子上才过的去。

虽然一直都有知道喝酒误事,喝醉酒更是误大事的说法,但是肖战怎么没想到这种事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肖战做了一番心理建设,才又鼓起勇气看着躺在他身边的这个奇怪的男人,这个男人上半身露在外面,往上看去这个男人的脸,因为侧躺着的缘故有一半埋在枕头底下看不清,但凭着这个精致的下颌线,以及卷翘如蒲扇的睫毛,他都知道他睡的这个男人长的很好看。

很好,毕竟睡了个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,还不是很亏。

但这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,肖战忍着一身的酸意与不适穿好了衣服,下床的时候还踩到了用过的不知名的塑料东西。

他捂着嘴,鸡飞狗跳的竖起一支脚,然后从缠在一起的衣服里找到了自己的,快速穿好。

肖战知道自己这样跑路,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,但如果他不跑路,这个奇怪的男人醒来后看清了他的样子后敲诈威胁,那就完了。

毕竟他是个明星,虽然暂时还没拿到视帝,但大大小小的影视作品也参与了不少,微博粉丝都过五百万了,这要是被人逮着把柄,连累了自己不说,还要连累公司和那些未播出的电视剧。

肖战当机立断,决定在这个男人醒来之前跑路。

尽管如此,他在跑路之前还是留了一个特别私人的号码给这个男人,如果这个男人醒来要赔偿那他会私底下解决,如果没有打电话过来,那就各自过好去吧,毕竟这个世界上的萍水相逢真的很多。

肖战一歪一扭的出了酒店的门,拦了辆车,回到公司分配的公寓,进了门把鞋子一蹬,把外套往沙发上一扔,迷糊的进了浴室了个澡,又倒头进了床上蒙着被子睡了起来。

睡到日上三竿时,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从被子里钻出一条细滑的手臂抓起手机放到耳边,对面立马传来暴怒的女声,

“肖战,好你个小兔崽子,你是要睡一整天吗?都睡死了吧你,还擅自回了家里,翅膀硬了啊。”

肖战这才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,从被子里露出全貌,他声音还有些沙哑,好像昨晚喊了一晚上麦的感觉,“陈姐,早上好啊,哪里呀,没睡一天呢,只是昨晚喝多了,睡酒店的床不舒服,才回了家。”

这个理由还算勉强过的去,对面被称作陈姐的女生降低了声音,缓和了声音说,“那你下午三点要记得准时来公司开工,迟到了就,你懂的。”

肖战人都不在陈姐面前就知道此时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杀气十足,他赶忙应了下来。

02

肖战是个演员,比一般的演员强,但离顶流又有那么一大段的距离,他现在就缺那么几部部能让自己的大火的电视剧,最好能大爆。

以往都是剧本挑他,他也想有一天自己能够自由的挑剧本。

刷牙洗脸都是一套的,夏天的衣服盖不住脖子上明显的红点,肖战就行抽屉里拿出几个创可贴贴好。

虽然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,但是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,他就可以回答昨天晚上是被大蚊子给狠狠的咬了的后果。

肖战叫了个外卖,坐在餐桌前吃中餐,边吃还一边刷一下超话,超话里的粉丝话题有可爱的,也有刷表情包的,肖战看着这些话题也能了解一下粉丝眼里的自己。收拾好自己,肖战赶在两点钟出了门,两点四十五的时候赶到了公司。

刚进公司,就被陈姐拉住了,陈姐苦口婆心的交代:“今天是几个新剧本的研讨会,选的时候记得要看领导的决定来知道吗?”

肖战这人都还没站稳呢,就被告知是剧本的研讨会,紧接着又被告知还是得靠领导的决定来接剧本。肖战心里叹了口气,陈姐是带了他几年的经纪人,人很好,对肖战也好,就是嘴上毒了点。

肖战温顺的点了点头,“是,都听姐的,到时候拿了视帝再挑。”

“你啊,嘴巴倒会说。”陈姐在一旁感慨,她带了肖战几年了,仍然觉得肖战对自己的想法很是坚持,不过坚持有些时候是好事,有些时候又是件坏事。

陈姐带着肖战一前一后的进了会议室,会议室最中央坐了影视营业部的部长,再接着坐了几个同事还有另一个王牌经纪人赵然。肖战的那几个同事都是赵然手底下的,肖战匆匆的扫了几眼,扫到最后几个位置,居然扫到了一个生面孔。

那个生面孔看面相是个大男孩,拘谨的坐在位置上,背脊却挺的很直,五官生的很端正,眉眼生的很好看,下颌线锋利流畅,有些碎发贴在耳后,第一眼看过去就很惊艳。

他朝肖战看了过来,抬起眸子的时候好像刻意放缓了动作,肖战对着他亲切的莞尔一笑,然后拉开椅子坐了在他的旁边。

“都来了啊,那坐下。”营业部部长开口说话了,“今天呢主要是公司给你们挑选的剧本,看一下觉得合适,那就到时候按时间进组拍戏。”

营业部助理小张挎着眼镜,踩着高跟鞋,从会议方桌的最前面,走到了最后面。每个人手里都拿到了一个剧本,发到肖战手里的是一个古装戏,演的是个苦情男二,肖战翻到了第一页就蹙起了眉头。

剧本都到手之后,营业部部长接着把话说了下去,“除了剧本这个事呢,还要介绍一下今天我们公司来的新人-王一博,以后他也在陈芳手底下了。”

在座的人的眼神齐刷刷的看向肖战身边的大男孩,那个被点到名的王一博站了起来,他微微朝在座的人点了点头,扫过肖战的时候,那眼神是黏着的,不过肖战刚好低头看剧本去了,错过了。

王一博眼神里闪过稍纵即逝的可惜,他很快收拾好自己,清了清嗓子,“各位前辈好,我是王一博。”

没了,就没了?这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引起了肖战的注意,这个时候他抬起头从下至上的看着这个大男孩,脑海里荡过在哪里见过的感觉。

不过也可能是想多了。

03

肖战手里拿着个古装剧苦情男二的剧本,精气神消下去了一半,他不能跟领导说不,要是跟领导说了不,指不定天使校花这类的青春疼痛剧本就落在头上,那才是灾难阿,这种还有点剧情的剧本已经很不错了。

陈姐处理事情去了,肖战就得拿着剧本自己回公寓了,走了一会,才发现屁股后面无声无息的还跟了一个人。是刚才会议室的新人,王一博。

肖战突然停了下来,低头跟上来的王一博差点撞上。

肖战转过来有些奇怪的看着跟上来的王一博,上下打量了番,却发现人家的眼神变得越来越亮,简直跟天上的星辰一般了。

肖战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盯着,有些骇人,他咽了口口水,问道,“那个,有事吗?我现在要离开公司回公寓了。”

“战哥好。”王一博这时的声音很温和,和他那个清亮灼热的眼神形成了反差。肖战见王一博的态度温和,也不像是要把他怎么样的,他也就松了下来,乐呵的拍了下王一博的肩膀,“努力干,哥相信你会接到好剧的。”

肖战以为王一博追上来是要来问剧本的事,他刚才坐着的时候瞥了眼王一博的剧本封面,正是个青春疼痛剧。

王一博却摇了摇头,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创口贴,然后抬手指了指肖战的后脖子上没遮住的一点红痕。

肖战心一凉,这是被人看到了啊,他赶紧打了圆场,“这这这,哈哈,被蚊子咬的才贴了几个创可贴,最近蚊子挺大挺凶的。”

肖战说完还掩饰似的挠了挠后脖子,越掩饰就慌,不过好歹王一博也懂得点到即止,他伸出手去在肖战疑问的眼神下将创可贴送进了肖战的手里。送完,还浅笑着说道:“是挺凶的,还挺狠,下次战哥再遇到一定得拍飞。”

“是啊是啊,一定得拍飞。”肖战咬着牙说道,他感觉王一博的那个笑没那么简单,好像有点别的意思,攥在手心里的创可贴也比刚接的时候热。

王一博把创可贴交到肖战手中,人还是没动脚走,肖战这会就有点纳闷了,可王一博一下看懂了这种纳闷,主动接话道:“前辈我们一起回公寓吧。”

肖战跨出去第一步,很是惊讶的啊了一声,后面又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大了,赶紧收了回来,“可以啊,一起吧。”

王一博沉沉的嗯了声,一声不吭的跟在肖战身后上了车。大部分没出名的艺人有公司分配的公寓,尤其是像王一博这种刚出来打拼的是铁定有的。

肖战今天自己开了车,他坐在驾驶位上,副驾驶上就坐着王一博,肖战发现王一博的眼睛从上车开始就没移开过自己的身上,他伸手开了车载音乐,才觉得气氛好点。

到了公寓楼下,进了电梯,肖战终于忍不住了,斟酌着问道,“一博阿,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?”

王一博刷着手机的手一顿,肖战看着这反应,心里一跳,再次干巴巴的问道:“我们真的见过啊?!”

王一博面不改色的举起手机,把屏幕那一面朝向肖战。他定晴一看,王一博手机屏幕上的页面正是自己的超话,而且再一看这个号还是个大粉头,正在做着打数据的事情。

“战哥,我是你的铁粉,很喜欢你—”

肖战咽了口口水。

王一博好像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,最后落下“你的剧”三个字。王一博沉稳的声音在肖战耳边响起,这好比在肖战平静的生活里扔下一颗巨石,他现在离这颗巨石还很近。

肖战找回自己的声音,迟钝的哈哈笑了两声,“那我真是没想到啊,你真是年轻有为。”追星都追到同一家公司了,能不年轻有为嘛,肖战在心里吐槽。

知道只是粉丝了之后,肖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正打算再夸奖一番自己这个励志铁粉时,就只见王一博把手机屏幕按熄了,悉悉索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,递给了肖战。

肖战看过去的第一眼,两眼发昏,心里发颤,差点没当场晕过去。

04

肖战看了一眼,一眼就看清那是他今天早上留在酒店的纸条,而现在这张纸条正握在王一博的手里。

肖战活了二十六年终于知道“冤家路窄”这几个字怎么写了,现在他站在这狭窄的电梯里,这电梯里还有个人,而这个人是他昨晚阴差阳错的睡了的男人,又是那么巧这个男人既是他的铁粉,又还是他的后辈。

肖战在心里干嚎,他现在成了个睡粉的偶像,快没得前途了。

肖战知道自己的脸色现在一定很差,说不定是一张惨白的脸还耷拉着,惨状无比。而那个导致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还勾了勾嘴笑了。

肖战看着那张纸条后背都在发麻,偏巧王一博还在凉飕飕的安慰他,“战哥,我真的是你的粉丝,你不用这么紧张的。”

肖战又咽了口口水,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尖,“我紧张了吗?没有啊,我们就还挺有缘分的啊。”肖战紧张的不行了,可以说是表面稳如猛虎,心里慌的很。

正当气氛越来越不可说时,电梯门开了,肖战住的六楼到了。他提起脚跟出了门,打算暂时先缓和一下,没想到王一博也跟了出来,还就跟在他的后面。

肖战慌里慌张的去掏兜里的钥匙,掏出来的时候,钥匙从手上滑了出去,肖战嘴上啧了一声,蹲下身去捡钥匙。刚蹲下身就和王一博撞上了,钥匙被王一博握在手里,然后他听见王一博说,“战哥,你放心,你睡粉这件事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咔擦一声,肖战脑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彻底断掉了。




评论(137)
热度(9937)

© 连枝不爱荔枝 | Powered by LOFTER